红崖湾的渴望:五台山红崖湾矿泉水源诞生记

时间:2014-12-26 14:18:00

来源:
  2014年6月18日,是一个红崖湾开启新里程的日子,是一个值得士集村村民铭记的日子。上午9点整,一股6、7米高的水柱直指苍穹,唤醒了世世辈辈不敢想象的希望。
  人们在惊喜之余奔走相告,谁也不曾料想一口庄园的灌溉井竟然连通了华北屋脊的水脉、承载了五台山世界地质公园的荣耀,谁也无法预言这稀有的水资源会为这个静默千年的小村庄带来怎样的机遇与挑战。
  造化自然成,世代苦旱涝
  红崖湾坐落于山西省忻州市五台县阳白乡士集村西沟,一面是红粘土堆积而成的巨大山崖,一面是季节性的河槽,这个"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的土崖,在千百年的时光里执着地守望着这个无名而又普通的村子,在村民世世的口耳相传中有了名字,有了传奇的故事。
  士集村位于五台、代县、原平三县交界处,是五台县西北角一个人口不足千人的中等村,耕地面积全县最多,约五千多亩。这里地处土石山区,地形复杂、沟壑纵横。西北方的教场梁是阳白乡境内最高的山峰,北面的娘娘垴是阳白乡第二高的山峰。周围还有一些小山峰,皆为五台山北台、中台一线的支系,平均海拔在两千米左右。虽说位于"下五台"地段,山势相对绵延舒缓,不比"上五台"的巍峨耸峙,但却与众多山峰一起,造就了五台山脉的灵峰胜境。士集村口是小银河的源头,清冽的河水潺潺流淌,最终汇入滹沱河。河谷两岸为黄土丘陵,形成多级阶地,梯田层层。总的来说,士集村是中国北方一个普通但却有代表性的小山村。
  不同于黄土地般平朴的村容,士集村的名字听起来则更为风雅一些。其实士集村最初叫做"寺家庄",因村中有寺而得名。后来因为村中居民以"张、王、李、白"四大姓为主,更名为"四家庄"。到了清朝末年本村五品官白尚达认为村名不雅,遂将"四家庄"易名为"士集村"。最终"士集村"的名字被沿用了下来。经考证,"士集"二字出自于《史记·淮阴侯列传》,蒯通曰:"天下之士,云合雾集"。取其中"士""集"二字命名,寓意名士云集、人才辈出。事实上士集村也确有几分钟灵毓秀,历史上副科级以上的专家学者达到了180余位。
  位于士集村的红崖湾,承袭了这个山村纯朴自然而又沉甸甸的美感。它就像是一面红色的影壁庇佑着整个村庄。站在崖上,远山如黛、团云涌簇,清风都吹得格外自在,一方美景尽收眼底。可是以前村民提起这红崖湾却总要摇摇头。啥,风景好?风景好能当饭吃?土里刨食的庄稼人更关心的还是自家的光景。五台县是国家级的贫困县,按说比起五台县其它地方,士集村的人均耕地面积还算不错,可是即便在今天每亩地的纯收入也只有两三百元,最多不过五百元,根本不够一个家庭过活。为了生存,许多人只得离开家乡、外出打工。可以说"水"一直都是村里人最大的心病。
  没有灌溉便没有丰收,由于地形的限囿,士集村的村民只能过着靠天吃饭的日子。早些年头,村里人连饮水都是问题。在村西沟的尽头有一口十来米深的小水井,这口羸弱的小井一肩挑起了村里所有的用水需求。从东村到西村三里多的路,男女老幼都只得担着扁担,一趟又一趟地去沟里挑水。遇到干旱,井水也见了底,打不到水的村民只得用绳子把人放到井底,一瓢瓢地舀水。浑浊的井水混杂着井底的淤泥与杂质,也混入了村民的眼泪与汗水。后来,得益于国家的扶贫政策,村里又多了4口水井,基本解决了人畜吃水问题,但浇水灌溉依旧是个遥远的梦想。
  由于缺水,人们只得盼着下雨,可真到了墨云拖雨的日子,水患又成了新的忧虑。横亘在东、西村之间,紧邻红崖湾的是一条季节性的大河。平日里干涸的河床裸露在外,乱石累累、野草丛生,甚至有人在平整的地段种起了庄稼。可到了山洪暴发的时候,河槽里翻涌着混沌的泥浆,温顺的大河瞬间化身为凶猛的野兽,撕咬着附近的房屋,吞噬了来不及转移的牲畜,甚至有人为此丢了性命。数百年来,山洪成了压在人们心头的梦魇,也会时不时地以"狼外婆"的身份出现在孩子们的故事里。此外雨水的冲刷侵蚀也很容易导致山崖的松动塌方,次生灾害同样是村民们无法回避的问题。因此改造红崖湾便成了村里人共同的心愿。
  早在四十多年前,士集村的公社党委书记张玉珍便有一个宏愿,希望有朝一日能拆下这恼人的红崖,把泥土垫入河槽,平整土地、兴修水利。这一挖、一填之间,变废为宝,不仅杜绝了洪水与落石的隐患,还能从荒滩里变出百亩良田,可谓"铜渣堪修古器色,旧绢可点新妆颜"。这构想颇有胆魄,若能实现也定会成为一项造福村民的百年大计,可就当时的人力物力而言,这项工程太过浩大,就算全村的壮劳力齐上阵,没个五年的时间恐怕连土崖都刨不下来。至于修筑工程所需要的资金也是这个勉强能糊口的村子所担负不起的。从那时起,红崖湾的改造问题就成了士集村老书记的一个心结。即便在离任后,他也时不时地在茶余饭后,向孙辈们提起那个明媚的愿景。也许是受到老书记的影响,当村民们再提起红崖湾,也禁不住规划一番,感叹几声"如果"。
  拔地庄园起,宏愿终实现
  人生在世,"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又怎么能与乾坤间的造化相比,直到离世,老书记也没能实现心底的夙愿。而岁月的沉积却并未给红崖湾带来太大的改变,它就像一个上了年纪的倔老头,一动不动地守护着自己的村庄。直到2011年,一成不变的日子突然间画上了休止。
  有人把红崖湾上千年的河槽荒地承包下来了,据说还要建庄园呢!一时间,这一消息成了村民热议的话题。承包荒地的人叫做智愚,一块鸡肋般的荒地一承包便是七十年,还办下了五十年期的小流域综合治理"大红本"。智愚是谁?他是太原市经营大型户外广告企业的总经理,是原国有大型企业的团委书记,更是从红崖湾走出的孩子。一岁回到老家,初中毕业离开士集村,与奶奶相依为命,一待便是十五年。十五年的时光足以支撑起一辈子的依恋,一砖一瓦皆是史,一草一木总关情,对故土的眷恋、对家乡的牵念,早已伴着红崖湾的故事熔铸在了血脉里。老书记是智愚家的邻居,也是他同学的爷爷。那时的智愚还在上小学一二年级,邻居爷爷那天方夜谭般的设想虽然听不太懂,但却像一颗蒲公英种子,不经意地扎根心间。
  由于老书记的影响,智愚从小便埋下了治理红崖湾的念头,而让这个"种子"真正发芽的还是智愚的伯伯。他的伯伯智秀中是这个小山沟里少有的高材生,在那个大学生还是天之骄子的年代便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便一直在山西省委工作。那时省委的干部统一要求下乡半年,伯伯毫不犹豫地申请回到五台县,服务家乡人民。同样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伯伯的乡土观念尤为强烈,为家乡人办实事、谋福利便成了他最大的心愿。当时交通还很不方便,从乡政府到他们县城两个多小时的河槽路,全靠步行。在半年的时间里,伯伯腿也走肿了、脚也磨破了,终于在村委会的帮助下实现了士集村的"三通"-通水、通电、通路。虽然对于一个落后的村子而言,这些改变还远远不够,可伯伯的努力村里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从此智愚也立志成为像伯伯一样的人,不管走多远、飞多高,都不能忘了养育自己的故土,不能忘了患难与共的乡亲。
  如今人到中年的智愚也算有些积蓄,希望尽己所能为村里做点事情,曾经老书记为红崖湾规划的蓝图便如同雨后的石板路一般清晰地映现眼前。好,说干就干!三年时间,前前后后投资二百多万,挖山崖、整河槽、筑围墙、修河坝、平荒地、栽树木、通水电、铺道路……每一锹土挖下去的都是希望。如今基础建设已然到位,红崖湾的新面貌也初见端倪。
  整修过后的红崖湾分为三级。第一级是河槽中开垦出的五十亩沃土,从红崖上挖掘下的土方正是铺垫在这里。松软而富有韧性的泥土,在空间的转换中被赋予了新的生命,悉心培育着满园的苗木。园外有六米多高的河坝,园内设有排洪渠,山洪的隐患被彻底排除。第二级修筑在十米多高的半山崖上,原先突兀的崖壁已经被一个长130米,宽十五米的大平台取代,横断的山崖,如同一块巨大的石板等待着世纪的彩绘。远处的青山白云、近处的灰瓦红墙成就着这片黄土地的风情。若是在平台上建几栋别墅,在两层崖壁底端都种下树木,那么一出门便能感受到疏密相间的荫荫绿意。休假时来到这里,沐浴着醉人的阳光,欣赏着满园的风景,耳畔传来村里古朴的戏音,真是偷得浮生半日闲。至于红崖湾的第三级,又是一个长120米、宽10米的平台。登高临远,风景自不必说。将这个平台利用起来,种植景观树木、发展养殖业,在改善园林环境的同时扩展经济效益,可谓一举两得。
  三年的投入与耕耘积攒在一起,换来了如今这个万象更新的红崖湾。为了纪念这项泽被后世的工程,为了感谢那些心系家乡建设的 "当代愚公",从士集村走出的文学爱好者,原五台县工商局长也是中国楹联学会会员的王计芳老先生,还专程作了一副对联:"智胜诸葛,改天换地,酬我红崖千秋盛;愚怀大志,喜绘新颜,彰显锦绣万代兴。"
  说来有趣,红崖湾的改造虽是一项大工程,但施工时却刻意放缓了脚步。原来在施工中能用人力完成的工作就不动用机械,全部的施工人员都是本乡本土的劳力。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准则,对故乡满怀感激的智愚,希望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让村民们都能更为直观地感受到这项工程的实惠。都是乡里乡亲的,所以工作强度并不大,价钱也好商量,男女老少只要能搭把手的便可以来凑凑热闹。一看在家门口便能挣到钱,累了可以随时休息,饿了可以回家吃到地地道道的家乡饭菜,许多常年外出打工的人干脆定下心不走了,全村大约有五十多号人参与了红崖湾的工程建设。
  虽说看似多花费了一些时间和金钱,但却在这一过程中凝聚了人心。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高质量地完成了红崖湾的改造。即便是没有亲身参与的村民,也打心眼里支持这项造福全村的工程。由于村里的土地分布零散,施工时难免会牵涉到其他人家的土地。可直到今天也没有因此发生过任何纠纷,需要刨石、需要调地,只要一句话,十几年的相处、一辈子的乡情,一切都不成问题。
  如醴甘泉出,奔走皆相告
  在全村的共同努力下,红崖湾旧貌换新颜。创造了良田、杜绝了水患,聚齐了人心,也改变了村容村貌,让这个沉寂在大山里的小村庄邂逅了现代化的气息。可园子盖好了,树木栽上了,"水"依旧是一个无法规避的问题。
  为了支持红崖湾的改建,村里专门腾出一口水井供施工使用。但随着施工的深入,"借"来的水终究使用不便,尤其是栽种上各式各样的苗木后,拥有一口自己的水井变得更加迫在眉睫。
  很快智愚便办妥了打井需要的相关手续,还专程请来了五台县水利局长郑富章与凿井技术人员帮着选择打井位置。"出水了,出水了!"刚一通电,便激活了超大水泵,6、7米高的水柱如同腾空出世的巨龙,惊艳了这片沉默的土地。腾跃而出的泉水绵延着红崖湾的脉搏,迸发着无尽的活力,径直地喷向了远处的蓄水池。混杂着泥土的泉水,仅仅用了一分钟的时间,便"铅华洗净",展现出最本真的澄澈。测试时连续三天,水量不减,经测算年出水量在 40万吨以上。在场的每个人都颇为兴奋,这还是士集村,不,是整个阳白乡有史以来的第一口深井,井深147米,水量足、水质好,庄园的建设用水、灌溉用水便通通得到了保证。
  用水问题的解决,让所有人都颇为宽慰,只是谁也没能料想到,这居然是一个锦上添花的故事。水质的送检结果出来了,"矿泉水"三个大字毫无预料地闪耀在了大家的眼前。第一次送检的结果是所有指标全部合格,大家有些半信半疑,过了几天第二次、第三次抽水送检,又是全部合格。就连国土资源部太原矿产资源监督检测中心的仝主任也感到颇为惊奇,甚至询问,这水是否是经过加工才拿来送检的。没想到这红崖湾的矿泉水在溶解性总固体、偏硅酸、锶等67项检测中全部合格,甚至优于国家优质水资源的标准。出于对水质的惊叹,仝主任就地决策,还要带领水质监测团队,实地考察水源地,看看是什么原因造就了红崖湾矿泉水的魅力。
  一个常年缺水、贫困、不知名的小村子,却突然间被施加了幸运的魔法,可谓"开天辟地感物华,智有贤才最可嘉;圣水涟涟流不尽,喜园大梦著天涯。"消息不胫而走,村长、乡长、甚至县长都很快得知了这个好消息。红崖湾的矿泉水如同一支意外的幸运签,关照着这片自强不息的土地,恩泽着这些勤勤恳恳的村民。
  红崖湾的惊喜看似是幸运,但也并非毫无来由。阳光透过云雾,带着圣洁的光辉普照这片珍藏希望的土地,似乎在暗示着什么。阳白乡虽比不得台怀镇的福佑,但位于五台山脚下,同样承继着一方水土的灵性。五台山的水脉有着华北屋脊的骄傲,有着涤荡心灵的透亮。当风翻过台顶、越过河滩,再拂过村前的大柳树时,地下的水脉也分散汇集、交错联通。
  当然,水是一个地方的命脉,红崖湾的矿泉水自然也有着自身独特的味道。在这片贫瘠了多年的土地上,河床已经干涸,但是深埋地下的水脉还在滋润着这方水土,滋养着世世代代生长在这里的儿女。这是大自然的褒赠,这更是红崖湾的禀气。不管生活如何困顿,不管岁月何等艰辛,红崖湾的儿女从未停止日复一日的努力,也从未放弃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从老党委书记,到智愚的伯伯,再到智愚,他们是红崖湾的代表,更是红崖湾的一员。"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正是这份朴素的韧劲成就了如今的红崖湾。
  新村谋发展,只叹欠东风
  可以说,矿泉水的发现为红崖湾带来了新的机遇,但也为红崖湾带来了新的困惑。在现代化的大潮下,这个古朴的小村能否挺立潮头,又究竟会何去何从,一切都充满了变数。
  从古至今,水的消长荣枯,都影响着一个地区的盛衰兴亡。尤其是现代社会,人口增长、工业膨胀、城市化急剧发展,对有限的水资源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再加上污染、浪费、不合理利用等问题进一步加剧了水资源的短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优质的天然水资源更是可遇而不可求。对于众多大型的饮用水生产企业而言,水源即是前提与基础,没有安全健康的水质就谈不上销量,更谈不上企业的发展。
  在一些发达国家,对优质水资源的重视要远远超过中国,天然矿泉水已经成为人们健康生活理念的一部分。优质的天然矿泉水,更是能起到防病和保健的作用。例如水中的偏硅酸具有防癌抗老的功能,锶可以降低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也许是得益于五台山25亿年的地质变迁,红崖湾的矿泉水富集了各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硅酸盐、锶、锌、硒等矿物质的含量都恰到好处。此外,在国家最新出台的《饮用天然矿泉水》标准中,新增了溴酸盐及三项微生物指标。具有潜在致癌性的溴酸盐,其最高浓度应保证在0.01mg/L,与国际接轨。而红崖湾矿泉水的水质监测报告显示,溴酸盐的含量小于 0.005mg/L,远远优于国际指标,也为红崖湾矿泉水的后期开发带来了天然的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据村长介绍,士集村总人口八百余人,其中七十岁以上的老人达到了 100人,80岁以上 30人,90岁以上6人,历史上还有过两位106岁和107岁的老寿星,完全无愧于长寿村的称号。村里的老人虽然白发婆娑,却都是身体硬朗、精神矍铄,乐享天年且无疾病困扰,一副"杖朝步履春秋永;钩渭丝纶日月长"的样子。现在看来,长寿的秘密,还得从这里的水说起。若是没有红崖湾这块优质矿泉水源地,便不会诞生士集村这样典型的五台山长寿村。
  如今红崖湾已经具备了优质健康的水源,与充足的水量供应。红崖湾的二级平台上又新建了一座水塔,这方厚土馈赠的水源被连续不断地输送到了水塔里,将曾经的故事与未来的希望一点点蓄了起来。如果这清冽的矿泉水只能用来供给一个小小的庄园,那将是对优质资源的极大浪费。基础设施趋于完备距忻阜高速建安出口15公里平直公路车程的红崖湾如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资金到位,便可以立刻动工,盖厂房、搞物流、引进流水线,让这片古老的土地焕发出新的光彩。一个工厂的落成不单单会带来数百个就业岗位,推动一个村的致富,也会为全县的经济发展带来巨大的助推。虽说五台县拥有五台山这样响亮的世界文化遗产,但旅游业所带来的效益毕竟是有限的。出了台怀镇,离开五台山景区,五台县的其他乡镇是远远分不到旅游业这杯羹的。正因此,五台县至今还是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此外,一个品牌企业的设立为一个地区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效益,更是整体环境的改善与提升。比如外出打工的人减少,必将减少村里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的数量,减少很多的社会问题。
  在中国,像士集村这样的小村多如繁星,像五台县这样的贫困县在全国仍占有一定比例,如何生存、如何改变、如何发展,是这些村子需要破解的共同命题。这是一个速度的时代,在大城市就连高铁都在向公交化迈进,可另一方面还有许多村子倚仗着很原始的工具来运输。乡村,到底该何去何从,才能不在时代的进程中落伍。如果红崖湾的渴望能够实现,那么必然对中国农村的转型发展多提供一份实例、多提供一种模式。
  红崖湾需要一位助梦人,需要登上时代的舞台,共襄盛举、共谋发展。试想,红崖湾出了优质矿泉水源的消息,若是让有远见卓识、善于抢占先机的大型企业得知,是否会开启一个健康、天然饮用水的新篇章,到那时让五湖四海的人享受大自然恩赐、分享红崖湾骄傲的梦想都会变成现实。这方深沉厚重的土地蕴埋了无限的可能,我们很难想象在不同的人眼里,红崖湾又有着怎样的潜力与希望。如果红崖湾起伏跌宕的故事被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文学家莫言知晓,是否会成就一篇比《红高粱》还要出色的恢弘巨著;如果这天然富矿的水质被著名的水营养学家、世界水文化研究会会长李复兴教授知悉,是否会以饮用水为契机,带来一场健康领域的新革命;如果这块播撒希望的土地被马云这样的亚洲首富、IT大佬得知,是否会带来更多独具慧眼的声音、更多富有革新的力量;如果这片满载可能的水源被红塔山集团的缔造者褚时健这般的风云人物知晓,又是否会挖掘出更多的商机、谱写出更多的传奇……故事还在继续,红崖湾也会在那份深沉的渴望里,收获一个让所有人满怀期待的明天。
  作者:谢玥
  (山西五台山红崖湾矿泉水有限公司        项目咨询电话:13734016111)

视频播放器

x